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日本美女> 正文

猎人浪游记之格杀令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1:27

日悬中天,焦金流石,连接第四平民区和第三平民区的山路上泥土多处干裂,只要轻轻一踏,便能扬起阵阵沙尘。路旁两边有着茂密的树林和草丛,大多数野草和树叶的颜色都是绿中带黄的。两名身穿白长袖衣和黑长裤的男子停步在这路上。“我们一定要帮他们!”其中一名较高的男子道。他是一名年龄约十五、六岁的青少年,身子偏瘦,比同年龄的人高出许多。他有一双藍色的眼睛,他的輪廓比一般住在这岛上的人更深,如高額、深眼和隆鼻,而且有比一般人更白皙的皮肤。他有一头褐色长发,分界,发尾长至肩膀。拥有这种轮廓、瞳色和发色的人在这岛上是非常罕见的。“阿豪,对方是二十多岁的人,力气比我们大出许多。我们帮不了这个忙。”另一名约十四、五岁的男子道。他与这岛上的人一样,有着黄色的肤色、黑发和褐色眼睛,只是皮肤有些黝黑。他有一把缭乱且长短不一的乌黑头发,遮盖了额头、眼眉、两边的鬓角以及耳朵的前半部分。阿豪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,拍一拍自己的胸口,道:“阿武,你担心什么?我可是‘杜家石拳派’的弟子呀!”阿武忍住不笑,轻声提醒阿豪:“你只练了三个月,而且还是基本功而已。”“我也有拜入过其它门下,不是只懂基本功而已。”阿豪抗议道。“他们可是流氓,你和我都惹不起!”阿豪和阿武所争论的是正在发生在他们前方的事件。离他们不远的路旁有一名婆婆和一名小孩坐在地上。“婆婆,我很怕。”那孙子哭道。那婆婆紧紧抱住她的孙子,说道:“不怕,有婆婆在。”那婆婆有一头灰白的头发,脸上布满皱纹,至少已有一甲子的年纪。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三名男子。其中一名棕衣男子喊道:“你到底给,还是不给?”那婆婆苦苦哀求道:“求你放过我们吧,这些钱是我们家一个星期的伙食。如果你拿走了,我们接下来这个星期怎么过?”“那是你的事!”那棕衣男子道。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,这是我们辛苦得来的血汗钱。”那婆婆道。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阿豪跑向他们时喊道。那棕衣男子指着阿豪,道:“这不关你们的事!”“我认得你们!我们今天的运气真不错,可以报昨天的一棍之仇!”旁边一名黄衣男子道。阿武心里一寒。这次可惨了!这些男子是来自第四平民区,梨香村的流氓。阿武和阿豪之前与他们有些过节。那黄衣男子冲到阿豪的前面。阿豪还来不及反应,便已经被那黄衣男子的一记右拳击中左脸。阿豪感到左脸疼痛之际,那黄衣男子趁机用脚绊倒他。阿豪向右倒下,背部躺在树根上,发出一声痛呼。那黄衣男子往阿豪的腹部踢了两下,然后交叉双前臂架住他的颈项,阿豪被压得透不过气来。阿武要帮阿豪解围,不料被一名赶到他面前的黑衣男子往胸口一踢。阿武左转身子,想要避开,却不成。他往后猛坐到地上,身子翻滚一圈,顿时使到路上飘起一阵尘沙。“昨天都怪你们,害我们每个人都吃了一棍。”那黑衣男子坐在阿武的腹上,挥拳击打他的脸,“这口气我怎样都咽不下。”阿武被打了十余拳,开始感到头昏眼花,无力反抗。那黑衣男子走向阿豪。阿武坐立,感到天旋地转。等了一会儿,阿武才慢慢站起来,可是却无法站直。阿武慢步走向阿豪,喊道,“放开阿豪!”那黑衣男子见状,便用右脚绊倒阿武,他卟的一声,趴在地上。那黑衣男子右手抓住阿武的肩膀,拉他翻身,拳打脚踢了十余下,说道:“你的骨头倒算硬得很,刚才揍你不够。”阿豪看见阿武被毒打,叫道:“阿武……”但无法说下去,因他被那黄衣男子使力压住颈项,令他几乎喘不过气来,令他咳嗽了数下。阿豪极力挣扎,但十多岁男生的力气怎能抵抗二十多岁男子的。因此,他被压在地上无法动弹。那黑衣男子跪下,双手拳击阿武的腹部及旁肋数下,混乱中阿武双手紧扣住那黑衣男子的右手。那黑衣男子要摆脱他的右手,左拳便向阿武的脸重重击去,打了数下。阿武用右手往顺时钟方向转一圈,把那黑衣男子的左手夹捆在右肋边。那黑衣男子试图拔离他那被捆锁住的双手,却无法抽离,便喊道:“你放手!”那黄衣男子见状,放开阿豪,抢去救援。他用力踢阿武的右腰,踢了三下,而且一次比一次更用力。阿武最终耐不了痛楚,松开了双手,并按住自己的腰部。那黑衣男子的双手重获自由后,便要好好教训阿武一番。他狠狠往阿武的脸部和鼻子打,又拳又巴掌,打得阿武满脸鲜血,还参杂了阿武的汗水和唾液,而且自己的手也沾满了血。看见那黑衣男子打到停不了手,婆婆急忙喊道:“不要再打了,钱给你们就是了。”“不如我们来玩人肉千秋。”那黄衣男子道。“好呀!”那黑衣男子笑道。他们分别抓住阿武的双手和双脚,把他拖到一棵树下。那棵树约两丈高,树身直径约一尺长。这时阿武被他们打到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,就任由他们拖拉。什么千秋?难道他们想把我绑在树上?他们抬起阿武,左右摇动他,他的四肢有如千秋的绳子,腹部有如坐板。当阿武被摇离那树,至约他们肩膀的高度时,那两人便向大树跨近一大步,同时把阿武摇向那树身,砰的一声,他的左腰重重的撞向那棵大树的树干。阿武痛呼一声,用力挣扎,但因身体上的伤痛太多,使不出力而无法摆脱。那树被撞了数下,树上落下许多枯枝干叶。阿武听到自己左边的肋骨部位发出咔嚓的声音,知道他的肋骨裂了。他咬紧牙根,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右脚用力抽离那黑衣男子的左手,再使力一伸,踢中那黑衣男子的下巴。那黑衣男子发出呜一声,被踢得松了双手,后退了数步。阿武跌下,因背部与地面的撞击,增加左肋的痛楚,但他忍住疼痛,没有发出任何痛呼声。他双手开掌一转,紧抓住那黄衣男子的双前臂,借用地心引力,双手往下一拉,把那黄衣男子拉倒趴下。阿武因着左肋的痛楚,提不起左脚,他只提右膝到腹前。那黄衣男子的鼻子不偏不倚撞向阿武的右膝上,他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的他,并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。阿武身子一转,左脚内围绕住那黄衣男子的右大腿,左脚板扣在自己右膝关节内侧,右脚板撑住那黄衣男子的左大腿,双手紧握着那黄衣男子的右小腿。他把那黄衣男子的右脚脚尖夹在右腋下,右手肘关节内侧紧夹着那黄衣男子的脚跟。那黄衣男子的鼻子因刚才撞到阿武的膝盖而流出鲜血,鼻梁歪了。当他的晕意渐渐消失,才感到鼻子的痛楚。但这痛楚,远远比不上接下来的痛楚。阿武双掌互相紧握,使劲把那黄衣男子的右脚尖向外转,那黄衣男子痛喊一声。阿武忍住左腰的痛,上半身渐渐向左转,那黄衣男子因右脚肌肉被扭扯,而痛喊数声。阿武出力且快速挺直身体,使到那黄衣男子的右脚膝盖关节发出咔的一声,那黄衣男子的惨呼随之而来。那惨呼声告诉那黑衣男子一个信息,就是他的朋友伤的不轻。那黑衣男子跑到阿武的右边,踢向阿武的头,阿武及时放开那黄衣男子的脚,用双手保护头部。那黑衣男子随后踢向他的腰,阿武双手便快速移下护腰。那黑衣男子乘机掐住阿武的喉咙,阿武快速抓住那黑衣男子的双手,出力拉开以免喉咙被掐住透不过气来。两个人的气力差异在十数秒后开始出现,阿武手力不支,喉咙被掐得越来越紧,呼吸困难。阿武摸出那黑衣男子的左拇指,右手紧紧握住它,然后往顺时钟方向转拉,把那黑衣男子的左拇指拉开。因着左拇指被扯痛,那黑衣男子也随着松开了左手。阿武用左手推开那黑衣男子的右手,然后抓住对方的左肘关节,往下拉,同时右手往前推去,折收那黑衣男子的肘关节。阿武的左手把那黑衣男子的左肘顺时钟般往上推,同时右手则顺时钟般往下拉,快速把对方的前臂扭转。那黑衣男子因痛而随扭力倒下。当转到极限,阿武用左手出力一扯,使到那黑衣男子的肩膀关节发出咔的一声,才放开双手。那黑衣男子发现不能再举起自己的左手,顿时惊慌失措。那棕衣男子看见一名同伴右手握住自己的左肩,脸色苍白以及满额汗珠;而另一名同伴双手握住自己的右膝,因伤痛不停叫喊,便赶紧跑到他的同伴那里。那棕衣男子怒视阿武,力踏阿武的腹部。阿武向左翻滚一圈,左手把沙抛向他的眼睛,右脚板踢在他的小腿前骨下段,使得那棕衣男子伏地倒下。那棕衣男子半跪一会儿才站起来,他对同伴喊道:“我去叫帮手!”便逃离那里。阿武瞪住那两名脱臼的男子,感到不知所措。“阿武!”阿豪喊道。阿武汗流浃背,满身沙泥,满脸红肿。他坐在地上,动也不动,也没有回应阿豪。阿武,是不是受了重伤?阿豪跑到阿武旁,轻轻摇动他的肩,道:“阿武,你怎么啦?”阿武这时才回神过来。阿豪扶起阿武,说道:“快走呀,要是他们的同伴来到这里的话,我们就逃不了!”阿豪对那婆孙俩问道:“婆婆,你们有受伤吗?”“我们没有受伤。”那婆婆慢慢起身。“我们赶紧离开吧!”阿豪道。阿豪看见那婆婆走路时一拐一拐,便扶她一把,那婆婆牵着那孙子,四人快步离开那个地方。“有种别走!”那黑衣男子喊道。阿豪带他们穿过数个大街小巷,走到一个人潮拥挤的街市。那孙子拉一拉阿豪的手,问道:“哥哥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“这是永丰街。”阿豪道。那孙子听到“永丰街”后,双眼挣大,露出期待的笑容,他又摇又扯他的婆婆的衣服,提高声音道:“婆婆,我要叮叮糖!我要叮叮糖!”那婆婆摸一摸孙子的头,说道:“好,好,好,婆婆带你去买。”那孙子高兴的跳起来,说道:“太好了!叮叮糖,叮叮糖……”那婆婆感激道:“非常谢谢你们救了我们。请问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叫程豪。”阿豪道。那婆婆看向阿武,阿武道:“婆婆,我叫文武。”“婆婆,我们怎么称呼你?”程豪道。“你们就我陈婆婆吧。”那婆婆手放在孙子的背后,“这是我的孙子,小吉。”“陈婆婆,你们从第四区到我们第三区,为什么不走大路,而选择走这偏僻的山路呢?”程豪好奇问道。“我要买药,因为今天儿媳妇生病了,儿子出海后还未回来。为了想在天黑之前回到家,所以选择这一道较短的山路,却没有想到这样惊险万分。”陈婆婆感到欣慰,“如果没有你们的解救,恐怕我的钱都被抢光了。”“那以后你们就别走再这山路。”程豪道。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以后我都不敢走那道山路了。”陈婆婆苦笑道。“陈婆婆,那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,如果你有什么需要,可以到这街的高丽酒店找我。”程豪道。“真的非常谢谢你,你们人真好。”陈婆婆道。“不用客气,希望你们在天黑前回到家。”程豪道。程豪蹲下,手摸一摸小吉的头,道:“小吉你要拉着陈婆婆的手哦,别乱乱跑呀。”“大哥哥,我会牵着婆婆的手,不会乱跑的。”小吉开心道。程豪和文武目送陈婆婆和小吉走入大街人群中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